错爱2第17-18集剧情详细介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3-13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苏醒

错爱2第17集剧情介绍

  党美艳瞪了小军一眼说,闭嘴,今天是你爸的生日,我怎么嘱咐你的?……她又转向梅雨歌说,梅梅她妈,刚才我的话还没说完。是这样,我听说你们正在帮我找房子?别麻烦了,我自己已经找好了,等从平山回来我就直接搬过去,你们再委屈几天,将就一下,好吗?……路治平点点头,梅雨歌没有吭声。小军一愣说,不行,妈,你哪儿也别去,就在这儿住着,看谁敢把你怎么样!……梅雨歌的手机响了。接过电话之后,她背上包看着路治平说,我有点事儿先走了……不,是先出去一下,你们好好吃吧!治平,生日快乐!……梅雨歌开着门走了……党美艳和小军都看着路治平……路治平说,小军,把门关好……他把酒斟满,又给党美艳的杯子倒上水,举起杯子说,美艳,来,我敬你一杯,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,谢谢你给我做的这些菜!……党美艳再也抑制不住委屈,抽泣着攥着路治平的手,把脸紧紧地贴在那双手上……小军瞟了路治平一眼,转过脸去……之后,小军也斟了杯酒,说,爸,我敬你一杯,谢谢您出钱给我妈治病,我祝您身体健康!生日快乐!……路治平有些感动,好,谢谢儿子!爸爸都好多天没这么开心了!……小军说,爸,那今晚我就陪您喝个够,好吗?路治平说,好啊?爸爸都好长时间没喝酒了,今天尽兴!好儿子,能陪爸爸喝酒了,行!……党美艳制止道,不行。小军,你个小孩喝什么酒?再说也别让你爸喝的太多,他一会儿还得……还得走呢!……小军说,干吗非得走啊?爸,今晚别走了行不行?儿子陪您一醉方休!……路治平迟疑了一下,没吭声……小军和党美艳都有些失望地看着他……路治平又倒上酒说,来,喝酒!……今天高兴!……

  梅雨歌并未走远,她就坐在小区花园的长椅上看着自家的窗口……手机几番响起,都被她摁了拒接……很晚了,路治平才脚步踉跄地出了家门。党美艳让小军搀着他,可刚走了几步,路治平的腿一软,又差点儿坐到地上,党美艳和小军连忙扶起他……小军看了党美艳一眼说,妈,他都这样了,别让他走了!……党美艳迟疑着说,那你问问他吧……小军说,爸,你别走了行不行?路治平含混地说,谁说我要走?……不走了,哪都不走了,回家!……党美艳和小军将路治平搀了回去……梅雨歌就坐在暗中看着他们,听到“砰”地一声门响,她下意识地站了起来,眼睛在黑暗中闪亮着……手机又来了短信,是杨刚发来的,他问梅为何不接电话,并约她在酒吧见面……梅雨歌立即回了短信:OK!……

  路家。小军说自己也有点喝多了,困的睁不开眼睛了,便早早地回了自己的房间……

  党美艳精心伺候着路治平,给他洗脚、擦脸、按摩……路治平不住地说着往事儿,渐渐睡着……党美艳也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……小军轻轻地进来了,给党美艳盖了条毯子……

  酒吧中。梅雨歌大醉……杨刚径直把她带到了自己的房子……梅雨歌含混地说,这是哪儿啊?……我闻到海风的味儿了,是你的观海豪宅吧?……你别看我喝多了,但我心里明白着呢!你信不信?…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我告诉你,NO!……杨刚有些不好意思,说你想到哪儿了,我是看你喝成那样,又找不着你家,怕你出事儿才带你上这儿的,你别好心当成驴肝肺!……梅雨歌说拉倒吧,我知道你喜欢我,别装了!……杨刚说,没错儿,要不是因为我总在梦中喊你的名字,我老婆还不能张罗跟我散伙呢!……梅雨歌笑了,说,真的?……杨刚,你可真没出息,我有那么可爱吗?……杨刚说,雨歌,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……梅雨歌说,打住,你还以为我是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打动的少女呢?爱我?我告诉你,人世间几乎所有的男女之爱都是错爱——错爱,懂吗?……杨刚说,也许。但为什么明知是错爱却还要去爱呢?梅雨歌说,为什么?傻呗!错爱不如不爱,明白吗?好好想想吧,这是真理!……杨刚说,我想过,但想不明白,也不想明白。雨歌,我侧面也了解了一些你的情况,我觉得你跟他生活的并不幸福,该放弃的就趁早放弃吧,毕竟人生苦短哪!……梅雨歌似有所动。杨刚慢慢扳过她的脸,梅雨歌也在犹豫之间慢慢闭上眼睛,可刹那间,她看到了墙上的那幅画——自己托杨刚出卖的那幅张大千的画,忍不住一阵恶心,随之剧烈地呕吐起来……杨刚虽然扫兴,但还是轻柔地给她拍着背,收拾着污物……梅雨歌说,你出去吧,我想睡了……杨刚迟疑了一下,还是出去了,他说我就在隔壁,要是还难受就敲敲墙,我带你去医院……梅雨歌摇了摇头……

  凌晨时,杨刚醒来。他轻轻地推开梅雨歌的房门,却见人去床空……他从窗口往外望去,见梅雨歌正独自坐在海边,任海风吹抚着她的衣衫和头发……杨刚久久地看着她……

  路家。党美艳醒了,见自己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被子,路治平已经不见了……

  杨刚来到海边,挨着梅雨歌坐下,关切地询问她是否好受些了等等……梅雨歌一言不发,直到日出……杨刚说,雨歌,你怎么了?我可没得罪你呀,大海作证,我绝没有趁人之危……梅雨歌笑了一下,说杨刚,张大千那幅画你黑了多少钱?那应该叫趁人之危吧?……杨刚并不意外,他叹了口气说,雨歌,跟你实说了吧,这幅画确实很值钱,我之所以把它留下来,还把它挂在这栋房子里,都是为了你!……他说着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梅雨歌说,这是你的,你随时可以过来,这栋房子以及房子中的一切你都随时可以拥有!……梅雨歌有些发愣……杨刚又说,雨歌,我忘不了你,怎么也忘不了……梅雨歌又笑了一下,说,那是因为还没有得到。得到的那一天,也就是忘记的开始……杨刚说不,我希望有一天咱们能生活在一起,直到死,我梦想着这一天能快些来临……梅雨歌说,这一天永远也不会来的……杨刚说,为什么?梅雨歌说,因为我再也不想错爱了……对不起,我该回家了,再见!……

  梅雨歌回到画廊时,路治平已经开始作画了,他看了梅雨歌一眼,问了声,回来了?便继续画着……梅雨歌欲言又止,默默地支起自己的画架,也拿起画笔……

错爱2第18集剧情介绍

  党美艳忍着剧烈的头痛把路家里里外外仔细地清扫了一遍,洗的洗,刷的刷,晒的晒……以至好几个邻居跑来问她是否也愿意到他们家做保姆,待遇优厚……

  党美艳又买了水果来到梅雨歌父母家,说自己就要搬走了,来道个别,那天有些不愉快,希望两位老人别往心里去……之后,她又买了礼物,到学校看了小梅……路家。晚上。党美艳打来热水,执意要给小军洗脚。小军有些不好意思,说我都多大了,还用你洗?再说人都是儿子给妈洗,你怎么还颠倒过来了?不用,我自己洗!……可党美艳还是坚持给他擦了背,边擦边嘱咐儿子一定要听话,要象刚来这个家的时候那样懂事,好好对待爸爸还有梅梅她妈,不要再叫梅阿姨,要叫妈妈……小军说我才不叫呢,别扭死了!我以前讨好他们是为了给你治病,没法子。你不知道我最恨她吗?每叫一次妈我都恨不得在舌头上扎一刀,算是对自己的惩罚!……党美艳说,孩子,你可千万再也别干傻事了,也别再恨了,谁都别恨了,这都是命啊!……你想想,要是她和你爸不帮咱,妈妈可能早就死了……小梅姥姥说的对呀,人得知道感恩哪!……小军说,感恩?我感谁的恩?妈,我就记得我十岁那年在山上要是没有你,我早就滚下去摔成肉饼了,我当然感恩,感你的恩!我还是那句话,要是没有她,你还不能得这种病呢!他们花钱是应该的,倾家荡产也活该!……党美艳说,孩子,妈再跟你说一遍,往后再也不要说这种话了,这都是命,谁都不怪!……小军说,妈,你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有点怪怪的?党美艳说,没事儿,我这不明天要让你爸陪我回平山吗,怕你在家又惹事儿,妈不放心,再嘱咐嘱咐你!对了,那存折千万放好了,谁也别让知道,记住了吗?你将来用钱的地方多着呢!……小军说你放心吧,妈!……党美艳突然有些动容,她说,儿子,答应妈,无论发生什么,不管遇到多大的难处,都要好好地活着,好好地活下去,给妈争口气,好吗?小军点点头。党美艳说,记着,学什么也别学画画,懂吗?小军说,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!我刚来的时候,我爸和她都跟我说过要教我画画,还说我有这个天赋,我根本没理他们!……党美艳说,他们真想教你画画?小军说,是,连画笔什么的都给我买回来了……党美艳说,他们也是好心……小军说,那我也不学,就是不学!……

  小军半夜起来上厕所,发现党美艳还坐在床边看着自己……小军说,妈,你怎么还没睡呀?党美艳说,这就睡……凌晨,外面下起了大雨。小军醒了,见党美艳正在对着那面镜子仔细地梳着头……

  党美艳在路治平的陪伴下回到了平山,回到了福利院……福利院的阿姨已经很老了,但还是一下子就叫出了两人的名字,并且还问到两人的生活还有孩子的情况,路治平沉默着,党美艳说很好……

  两人又去看了老邵,并且一道吃了顿饭。告别时,党美艳轻轻地贴着老邵的耳边说着什么,老邵竟然脸红了……路治平开玩笑说,美艳,你跟老哥说什么了,你看老哥的脸都红了……党美艳看着路治平说,我跟大哥保证,下辈子我一定要嫁给他,就是一辈子吃糠咽菜也心甘情愿……路治平一怔,叹了口气说,老哥是个好人,难得的好人……老邵说,兄弟,我虽然是个大老粗,但也能看出来,你也是个好人!咱们都是好人,但愿好人能有好报,别的不求,只求一生平安吧!……几个人的眼睛都有些湿润……

热点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