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真的7-8集剧情详细介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3-13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郑伊健

我是真的分集剧情介绍 第七集

  方小田获取了假起义的情报。与此同时,面对各种刑具,郑诚当了叛徒,随时可能说出上线“茶叶”的真实身份。方小田心急如焚,立即动身,亲自赶往接收地点小河口报信。

  闵树得知茶叶就是方小田,大惊失色。此时城关闸来报,方小田已携带通行证出城,闵树立即派出两名特务进行追捕。同时致电沈阿贵,让他暂时按兵不动,等候通知。至于已经率部开拔的沈家德和桑义州游击队,闵树就联系不上了。

  两名特务追上了方小田,一人被方小田打死,一人逃脱。逃脱的特务遇上了沈家德。沈家德明白任务已经失败,但又不敢擅自回撤,只好带着队伍慢悠悠地往小河口方向前行。

  身着国民党军装的方小田被高飞游击队战士抓获。方小田得知面前的大胡子就是高飞,马上将敌人的阴谋告诉了他。桑义州一面派人将方小田隐藏起来,一面按她提供的情报,将队伍转移到另一条路边埋伏,将匆匆赶来捡漏的桑义州游击队打个措手不及,“桑义州”虽然负伤但却侥幸逃脱。最后赶到现场的沈家德如愿扑了个空。

  方小田身份暴露,又丧失了联络员,一时无法与柳行县委取得联系,暂时留在高飞游击队的驻地。桑义州竭力想让她留下来,做游击队的指导员。其实,桑义州的目是让方小田成为自己的有力证人。

  为了诱捕方小田桑义州,同时摘清自己出卖郑诚的嫌疑,“桑义州”让闵树把郑诚放回茶楼,继续当他的县委联络员。同时他主动带伤回到县委汇报,说自己在小河口准备接收起义,却被不明队伍打了埋伏,导致自己的游击队损失惨重。

  郝汉带来最新情报,郑诚被放了出来,仍然在宴春茶楼当会计。方小田听了,顿感不妙,便不顾一切地要马上进城去锄奸。桑义州和她产生了激烈的争论。桑义州看到苦劝无果,只得派人将方小田看管了起来。不料方小田却趁着夜色设法逃了出来,只身直奔灵通城。

我是真的分集剧情介绍 第八集

  桑义州带上郝汉和两个游击队员,立即起程,向灵通赶去。

  方小田化装成农妇混进灵通城,找到了好友、警备司令部报务员丁佩仪,向她询问郑诚的事,并要她帮忙打探鼹鼠348计划。

  桑义州知道方小田一定会到宴春茶楼杀郑诚,便驻守在茶楼附近。果然,女扮男装的方小田匆匆来到茶楼,亲手开枪打死了郑诚,自己却也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。桑义州等人随即与特务们展开激烈的搏斗,虽然救出了方小田,却牺牲了一个游击队战士。

  “桑义州”此时就在茶楼隐蔽的耳房里监视,看到桑义州救走了方小田,他气得火冒三丈。闵树立即宣布全城戒严。沈家德带领侦缉队的人马连夜在灵通城里大肆搜捕。

  桑义州等人暂时藏身在郝汉的表哥家。桑义州想尽快出城,但方小田却想再等几天,等丁佩仪获取了鼹鼠348计划的情报。二人再次因为意见不合而争论了起来,最后桑义州成功说服了方小田。

  敌人来搜,表哥家也藏不住了,桑义州等人趁着夜色摸了出去,藏身于一家中药铺的库房里。库房里堆满了奇臭无比的药材阿魏,刺鼻的臭味帮助他们化险为夷,赶走了前来搜捕的侦缉队。

  情报处和侦缉队几次三番失职,让“桑义州”忍无可忍。他向南京方面狠狠地参了灵通警备司令部一本。此举引来闵树和沈家德的强烈不满,但是他们敢怒却不敢言,只好增加人马,将灵通城围成了铁桶阵,发誓一定要将桑义州和方小田捉拿到手。

  桑义州带着方小田和郝汉等人天一亮就混出城去。在城门口,郝汉和阿龙扮成两个国民党士兵,上演了一出欠钱逼债的闹剧,成功引开了城门守卫的注意力。另外一个游击队员驾着中药铺的马车,载着假扮成两口子的桑义州和方小田乘机混出城外。沈家德闻讯率摩托车队急追,一场激战随即发生,驾车的游击队员牺牲了,桑义州也为了掩护方小田而身负重伤。

  松树林里,桑义州伤势过重,昏迷不醒,方小田不顾自己的安危,潜入同山镇寻医问药。养伤期间,桑义州和方小田获得了久违的宁静。桑义州在方小田的悉心照顾下恢复很快,他暗自喜欢上了勇敢坚强的方小田,但是方小田对他却只有同志间的革命友情。

  “桑义州”不愿坐以待毙,他主动回到柳行县委,汇报了郑诚叛变并被当场击毙的事实。

热点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