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视剧箭神第26-27集剧情详细介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3-13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狄龙

电视剧箭神第26集剧情介绍

  在一个接近日军兵营的地方,徐一航姐妹被捆在了树上。这支数百人的队伍夜袭了日军竹木纯一的兵营。原来他们是二十九军的大刀队,这支队伍的长官是团长张宏光。张宏光就是吕良彪失散了二十多年的父亲。他也找了老婆孩子二十多年,但一直没有找到。

  张宏光虽已年逾五十,但在战场上比年轻人毫不逊色。大刀队激战正酣,忽然发现了徐一航冲上来和他们并肩作战。徐一航一边杀敌一边保护着妹妹。张宏光和大刀队员们立刻对他们刮目相看了。日军没想到对方如此强悍,率兵拼命抵抗,仓皇逃窜。

  张一平等日伪军见日军阵营火光冲天,立即前来支援。不料也被大刀队砍杀无数。张一平也在大刀队的砍杀中惊慌失措,眼看要被张宏光所杀,吕良彪忽然杀到,击退了张宏光,救了张一平。父子二人的首次见面竟然是兵戎相见,还好只是互有所伤,没有致命。徐一航和张宏光对吕良彪、张一平一通追击,但是吕良彪等人还是逃掉了。

  大刀队夜袭日军虽然大获全胜,杀敌三千,但也损失惨重,五百人只回来了二十多人。悲壮的大刀队使徐一航很受感染。那些牺牲了的战士大都和日本人没有仇恨,但是他们可以为了国家慷慨赴死。她改变了独自去“讨债”的计划,决心和张宏光他们一起,像一个男人那样去和侵略者战斗。张宏光十分高兴。但当张宏光得知张贺等人正在组建一支队伍,想和正面夹击日军时,更加兴奋,督促徐一航尽快实施。徐一航表示,把妹妹送到朝阳和徐锦川会合之后,会即刻回义勇军基地,与张贺一起拉起队伍。

  张宏光刚刚送走了徐一航,赵华来张宏光的团里报到。原来赵华此时已经是傅作义麾下五十九军的一名营长,傅作义派他率领一个营来二十九军学习“大刀术”。张宏光问明了赵华的来历,得知他是徐一航的丈夫,立即给他准备了一批快马,让他火速去追赶徐一航。赵华得知徐一航还活着。悲喜交集。可惜他一直追到了敌人的阵地,也没能追上徐一航。

  徐一航和徐二航来到了朝阳,见到了徐锦川。徐锦川又说起了要带他们出国之事。被徐一航拒绝。徐一航表示,她一定是要留下来抗日的。希望徐锦川好了之后把徐二航带走。

  吕良彪对张一平诉说了自己的遭遇。张一平绝不相信吕良彪会投降义勇军,致电竹木。竹木也隐约感觉到吕良彪可能被冤枉了,决心重新启用吕良彪,命令他火速返回承德。但吕良彪却违抗了命令,不回去。

电视剧箭神第27集剧情介绍

  荣石和索杰一直没有发现荣意和荣树失踪了,料到竹木要继续请他们筹备军备,他们打算先放出风去,称荣家有一批玉器要送往关内,引诱竹木来请荣家人帮忙押送下一批军火。

  竹木再次用酷刑来恐吓荣意和荣树,他先让荣意荣树再次重温一遍日本人的酷刑,然后把荣意吊了起来,他要让荣树亲眼看着他们对荣意动刑。

  荣意在经过了一次几乎导致他精神错乱的考验之后,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比以前增强了,拒不说出实情。荣树实在无法看到他们对姐姐施酷刑,这时他又想到了索杰说的舍卒保車。他终于供出了索杰,说出了索杰是共产党,他和姐姐都是在索杰的引诱下为他做事,但是荣石什么都不知道。荣意听到荣树供出了索杰之后,放声大哭。

  荣石和索杰正在咖啡馆商量下一步继续劫日本人军备的计划,这时手下来报,荣意和荣树被日本人带走了,荣石和索杰预感到了什么不妙,还没来及找对策,竹木和井口已经带人进入了咖啡馆。荣石和索杰都被下了枪。竹木郑重地告诉荣石,他的手下已经渗入了共产党。并且让荣树进来指认。荣石被带进来之后,忽然大喊让索杰快跑。日本人本想生擒索杰,不料索杰早已在咖啡厅的一些角落里藏了枪,他抓到了枪打死了几名日本兵之后,逃出了咖啡馆,但竹木早已在咖啡馆外边布下了埋伏,索杰的腿被打伤,荣石和数名日本兵一起追了上去。竹木下令抓活的,索杰开枪打伤了荣石。在荣石摁住了索杰之后,索杰悄声告诉他,舍卒保車,此外组织上交给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希望荣石能替他完成。正在荣石万分痛苦矛盾的时候,索杰忽然挣脱了他,朝竹木射击,荣石在众目睽睽之下,没有选择,终于开枪打死了索杰。

  荣石的众多手下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  竹木要插手荣家的事,要和荣石一起彻查内部还有多少共产党人,荣石因内部真的出了问题,无法回避。好在索杰早就对这一天作了安排。其余的几名共产党员迅速部署好了假象,并且给荣石和竹木提供了一个假名单,荣石和竹木一起按照假名单迅速行动,捕杀了索杰的“余党”,其实都是其他地下党员事先安排好的一些汉奸替死鬼。竹木为了收买荣石的心,继续为他做事,放过了荣意和荣树。

  一切善后处理好了之后。荣石终于抑制不住痛苦,他拔枪对准了亲弟弟荣树,荣树也原谅不了自己出卖索杰的行为,他也希望荣石打死自己。但是手下众兄弟都劝他放过荣树,毕竟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。荣石最终没有下得去手。荣树逃脱不掉内心的谴责,抢了手下一把枪要自杀,但是被拦住了。荣树的精神状态出现异常,活在巨大的内疚之中,对日伪军毫不留情,出手非常狠。

热点专题